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English
首 页   关于协会  组织机构  协会动态  学术会议 科普宣传  对外交流  癌症康复  期刊杂志  继教科技  科技奖励  协会党建  会员服务  联系我们
     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抗癌协会  >  癌症康复  >  抗癌明星
二十二年抗癌路 一路拼搏一路歌
2014-08-11 03:58  稿源: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部

  山东省癌症康复会 张政

  一、笑对人生战病魔,大难不死创奇迹

  我叫张政,44岁患食道癌,今年67岁,一晃在抗癌路上度过了不凡的23个春秋。

  生平难忘的1989年8月。我在突感身体不适的情况下,经几家大医院检查,最后权威性的结论出来了:晚期食道癌。肿瘤专家们,给我下了“判决书”:该患者病况十分严重,也许能活上几个月,最多半年左右。

  从我被确诊为晚期食道癌哪一刻起,我原来很温馨的家便一下子陷入一片悲痛之中——妻子哭成了泪人,年幼的孩子个个吓得不吃不睡。我这可是个特殊的家庭啊,在前妻不幸病故后,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告别了大城市调回家乡。刚成家五年,贤惠年轻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刚满四岁的可爱女儿。这个家,不能没有我啊,我首先劝慰老伴:“不要怕,为了孩子和咱这个家,我要争取活下来!”妻子看我很坚强,她便反过来劝慰我,并逢人都念叨着:“我就是苦死累死,也得想办法把我老公的病治好,成全这个家,把三个孩子培养成人!”

  1989年8月24日,我住进了济南军区总医院胸外科。住院后,经医生和专家几次给我会诊,得到的答复是:已失去手术机会,只能保守治疗。对此,把我急坏了,我原想进了医院就抓紧手术,这下可好,治疗前面还带着“保守”二字。我虽不懂得对癌症该怎样治疗,但听到“保守”二字,我似乎觉得这病可能没治了、命没救了。我急匆匆找到医生,“死马要当活马医,还是给我实施手术治疗吧!死,要死个明白,万一下不了手术台,就将遗体捐献给医院,供研究癌症用!” 我用坚定而渴求的口气,恳求医生能满足我这一人生最特殊的愿望。我执着请求的表白,使医生专家们在觉得意外的同时,也受到了一些感染。后经反复会诊和慎密研究,我手术的机会最终争取到了。当时,我也理智的意识到手术的风险和不测,想到了万一……为此,我在手术的前几天,去了照像馆拍了彩照,万一手术不成功,留个近照能有用场。去理发店剃了个光头,以表削发明志,决心与病魔殊决一战,重获新生。最后一件事是我有备无患的写下了《我的几点遗嘱》 。手术从上午九点一直进行到晚上八点多。因病灶在食道上端,要“三切口”开胸、开胃、开颈部,加上已有肿块扩散转移,所以手术十分复杂与费时。我艰难而庆幸的度过了第一次大手术这一险关。四个月后,医生根据我的病情状况,又给我实施了第二次大手术。两次大手术熬过来,我的体重由住院时的180多斤,降到了不足一百斤,一副骨头架子包着皱松的皮,同样,日夜为我操劳的妻子也瘦了20多斤,原先一头乌发开始变白。

  与癌症的博杀还远没有结束。一个个新的挑战与考验还在后面等待着我,在我两次大手术之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,医生又根据我手术后的病情,又先后为我进行了各种吻合口扩张术34次。“求生勇登手术台,无影灯下任刀宰。”这是我写的一首诗中的两句,我常以此激励自已,坚强而又心悸的一次又一次登上手术台。

  我全凭着坚定的信念、顽强的毅力和乐观豁达的精神,与病魔拼博抗争,经受着各种手术的苦痛与创伤,饱尝着求生与治疗的磨难和煎熬,品味着人生的艰辛和苦乐。

  我患癌症以来,使我十分欣慰的是,在我病重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,贤惠相依和吃苦耐劳的老伴在有力地支撑着我。她终日不仅忙于我住院的一切生活料理、治疗陪护、经费筹措等,有时还要穿梭于老家与省城之间,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,我老伴承载着不可想象的重负、压力和责任。她不仅日夜奔波操劳,为我、为家两头忙碌,诸事都揪着她的心。而且,她一直节衣缩食,衣服旧了破了不买,粗粮剩饭,连鸡蛋都不舍得吃一个。由于她过度操劳,四十岁刚过便停经进入更年期,头发白了一大半。

  在极其不平凡的抗癌道路上,我庆幸自己做了一名强者。勇者无俱,敢于病魔争高低;笑对人生,大难不死勇拼搏。从入院就一直负责我手术和治疗的卢兆桐教授无不感慨的说:“张政同志在病情十分严重、复杂和危急的情况下,经过多次手术和多种方法的治疗、闯过了一道道难关。他终于顽强地存活了下来,不管是从医学的角度,还是从他本人抗癌的信念、毅力和精神来看,这无疑都是个奇迹!”

  二、抗癌途中勇拼搏 谱写人生新篇章

  当一个人患上了癌症,没有任何退路可言。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只能背水一战,并要持之以恒,坚持到底。与癌症抗争或战胜癌症的目的只有一个,哪就是为了活着。而活着就要活的有意义和价值,要知道感恩、回报和奉献,要有新的人生座标和追求。癌症使我失去了很多,但使我学到的、得到的更是弥足珍贵——人生的洗礼、意志的磨炼、精神的净化、生活的积淀,以及对时光的珍惜和对新生活的向往与期盼。

  我经过最初几年的紧张治疗,在我病情基本稳定以后,我想的最多的是得抓紧回单位重新上班。离开组织和单位,好象离群的“孤雁”。我拿定主意,要尽快实现由正常人-癌症患者-身体康复者角色的转变。1992年,我不顾亲友、同事和领导的好心劝阻,按我的抗癌思路与策略,我毅然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。坦率的讲,当时,我身体还比较虚弱,吃饭仍以稀软为主,吻合口狭窄后遗症还比较严重,有时会出现返流、心慌等症状。我既然决定重新上班了,就要做到像个上班的样子。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和要求是:彻底摆脱“病号”的阴影和形象,要出全勤、干满点,高标准、多奉献,把住院看病耽误的损失补回来。重新上班后,我又登上讲台,而且课时讲的最多,学员都愿与我互动交流,都乐意我的授课。

  我是党校副校长,分管全校教学工作。在两年的时间里,经共同努力我校被评为全省党校系统优秀教学先进单位。在全国进行的农村后进村领导班子整顿中,我主动报名参加了县委组织的驻村工作组,四个多月,吃住在偏远落后的农村,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圆满完成任务。先后被山东省委授予“全省驻村工作标兵”、被中央组织部授予“全国先进驻村工作者”。

  为给县里招商引资,扩大面粉、玉米等农产品出口,我利用援越抗美经历而对越南熟悉的优势,受县政府委托,先后两次率领有关人员赴越洽谈出口合作事宜,先后向越出口玉米8000吨、淀粉650吨等。我先后荣获泰安市和山东省劳动模范的同时,还先后荣获县、市、省优秀共产党员、文明市民、党校先进工作者、驻村工作标兵、抗癌明星等荣誉称号。特别是1997年12月,我被评为全国党校系统先进工作者,赴京参加表彰大会期间,曾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同志亲笔为我作了“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”的题词。

  想当初,我没想到身患晚期癌症还能真的活下来。活下来了,我没想到能活得这么久、活得还这么充实和潇洒。我也没想到作为一名癌症患者,还能成为“劳模”、名人和受社会尊重的公众人物。我是抗癌大军中的一员,我和无数的癌症病友一起,在用实际行动共同探索与开拓中国特色的抗癌之路。

  三、挑战人生极限,单骑走遍中国

  我退休后,心中那种“劳动模范、累死算完”的人生实干理念,决定了我还会继续干下去。人最怕的是惰性。也可能是患癌复生的缘由,我越活越成了“工作狂”、“生活狂。”我总觉得退休是人生的一大转折,但退休绝不能退色、退志。人老、心不能老,还要讲信念和奉献,还要有新的人生目标和追求。只有这样,人生才能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  我经过反复思考和抉择,最后作出了一个惊人之举——骑摩托车走遍中国。总的想法和目的是:到全国各地宣传与调研西部大开发、宣传癌症是可以战胜的。锻炼体能,挑战极限,以实际行动展示癌症患者的不懈人生追求。

  单骑走遍中国,谈何容易啊?我一直自信的认为,一个面对癌都不怕并能战胜的人,世上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春夏秋冬、风雨雪霜,从东到西、由北至南。我历尽千辛万苦,孤身一人骑摩托车跋涉在祖国广袤辽阔的大地上……我单骑走遍中国,历时一年八个月,总行程8.4万公里,足迹遍布除台湾之外的全国所有省、直辖市和自治区,沿途共经过542个县级以上城市。

  一路上,我时时在经受着各种各样的气候、天气、环境、路况、习俗、安全、食宿等诸多困难和复杂条件的磨难与考验——

  在甘肃嘉峪关,我因劳累过度而休克,住过九天医院;

  行进在新疆途中,我曾遭遇狂风而受阻,夜间在大漠残洞中与干尸同眠;

  我先后因遇风沙、塌方和突发情况等,出过七次车祸;

  行程中,在荒山旷野共露宿过26个难眠之夜;

  途中,曾先后六次遭歹徒拦截追赶……

  尤其特别令我终生难忘和引以自豪的是,我挑战人生极限,勇闯生命禁区,孤身骑车进入西藏,胜利抵达日光城拉萨。从新疆我折返到达青海的格尔木,适应和准备了一周后,我带了两小桶氧气和必备物品,沿“天路”(青藏公路)出昆仑山口、过五道梁、穿可可西里、翻唐古拉山口……

  我硬是凭着超人的胆略和毅力,闯过一个个生命禁区和道道险关,奇迹般的到达世界屋脊日光城拉萨。雪域高原的人们对我骑摩托车能来到拉萨都惊叹不已。人们谁也不会想到我是一名癌症患者,因为我风吹日晒的脸色已与藏民同胞一样,黑里透红,显得很强壮。到拉萨后,我住进了西藏区委党校。从格尔木市委党校出发时,两校之间就已通了电话。

  令我没想到而倍受感动的是,区委党校专门为我召开了欢迎大会,达娃校长在欢迎大会上激动的讲了三条意见:

  “一是我要亲自给中央党校领导同志打个电话,报告张政同志孤身一人骑摩托车已来到拉萨,这是全国党校人员的骄傲。还要给张政同志老家的县委书记打个电话,一方面报告一下情况,同时让他们转达对张政同志家属的问候。二是要求食堂的同志要熬耗牛汤,调剂好伙食为张政同志补养好身体;三是在藏期间,不再让张政同志骑摩托车出行,党校派专车专人陪同张政同志参观考察。”……

  在我单骑走遍中国期间,为宣传西部大开发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等,我沿途发放了有关宣传材料4000多份,征集到“百姓寄语”3000多份。在沿途各地我收集了大量的有关资源,先后分三次从邮局寄回家。沿途我撰写并发表文章12篇,写下旅行日记20多万字,拍照1000多张。

  为搞好沿途社会宣传和调研工作,我沿途参观走访了各类企业57个、农村25个、希望小学12所、大专院校34所、敬老院5个、孤儿院2个、癌症康复组织29个。参加各类座谈会74次、报告会43次。沿途接受各地电视、广播、报刊等新闻媒体采访上百次。我单骑走遍中国,花去自费资金6万多元。一路走下来,摩托车共耗汽油3200多升、前后轮胎共更换了14条、头盔用了5个、车外壳更换了3次、主要零部件更换40多(件)次等……孤身一人骑摩托车走遍中国,实属创举,全国罕见。

  我先后获得“中国当代徐霞客”、“山东省绿色出行达人”、“抗癌宣传大使”等荣誉称号,被市、省评为“老有所为先进工作者”。2010年9月以来,我一直投入《西部归来话开发》一书的写作,该书共45万字。己经山东人民出版社审阅,一致认为该书资料翔实,内容丰富,很有出版价值。目前,我正终日忙于该书的修改,2011年底出版。

  回顾自己二十多年来抗癌的不凡之路,我感怀万千……

  与其说我战胜了癌症,不如说时时在战胜自我。

  与其说抗癌路上多坎坷,不如说人生就是这样,必须知难而进。

  与其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不如说生命不息、奋斗不止,才会其乐无穷!

  我的抗癌之路充满着希望的还在延续,我会更加奋力进取,永往直前!

 

版权所有:中国抗癌协会 | 技术支持:北方网 | 联系我们
津ICP备09011441号